下载客户端
下载客户端
关于我们 寻求报道 加入我们
生活 19 小时前

仿生手臂、义眼摄像头和天线:一位摄影师眼中的超人类主义者

随着科技的发展,技术强化身体已经不再是科幻,而超人类主义也变成了一种亚文化。在过去的两年里,这种亚文化是英国摄影师 David Vintiner 关注的对象。他把超人类主义者分为三种类型:为延长生命的人;把植入物视为身体艺术的人;试图永久改善人类状况的人。“从一开始,我们就尽可能地在家庭环境里拍摄,” Vintiner 的合作人 Gem Fletcher 对卫报网站说,“多数情况下,事情发生在人们的卧室里。”

Vintiner 之所以对超人类主义感兴趣,部分是由于大学教授 Kevin Warwick 的行为。早在 1998 年,Kevin Warwick 就在皮肤下面植入了芯片,可以自动开门或者关灯。后来,他又把数百个电极接入神经系统,称之为“Braingate”。通过这套系统,他可以直接向互联网发送信号、控制机械手臂,还能与自己的妻子(同样植入了 Braingate)进行神经系统的直接“交流”。

cyborg 1

在拍摄超人类主义者的过程中,Vintiner 遇到了各种各样的人。2012 年,James Young 在事故中失去了一只手臂。后来,某家计算机游戏公司给他制造了仿生手臂,可发光、能给手机充电,还能控制无人机。对于这只手臂,Young 的感情很复杂。尽管它很有未来感,但仍然比较重,而且不能完成正常手臂的所有功能。因此,它多数情况下都是闲置的。Young 认为,身体强化仍会是小众的事情,因为科技公司不愿意承担手术风险。

Rob Spence 经历了同样的事情。童年时,他曾因事故失去一只眼睛。十多年前,他用义眼摄像头代替了眼睛,实时录制和传输拍摄的图片。不过,植入摄像头是朋友帮忙,在他自己的家里完成的。多年来,Spencer 与各种商业公司交谈,希望它们为义眼摄像头开发软件,但所有的人都拒绝了。“这是一个古怪的产品,因为它引发了法律和医学方面的问题,”他说,“最终,人们只是将其视为一个独眼人的玩具。”

cyborg 2

对于身体强化,Neil Harbisson 则表现出更乐观的态度。他从小就有一种罕见的眼部疾病,看不到任何色彩。2006 年,在一位医生朋友的帮助下,他在头部植入了一根天线,以骨传导的方式传送数据,把色谱变成了音符。比如,蓝色是钢琴上的中央 C。由于天线带来了新感觉,比如他可以“看到”紫外线和红外线,他听到了许多反对的声音。

“如果你重新创造已有的感觉,或已存在的身体部位,人们觉得这符合道德,”他说,“但是,如果你制造了新身体部位、新感觉,人们就觉得没有必要了。我觉得这种想法需要改变。人们将会看到,改善这个星球的最好方式就是设计与改善人类自身。如果我们都有夜视能力,晚上就没有必要使用灯光了,也不需要照亮我们的城市。我们拥有的感觉越多,消耗的能量就越少。”

为此,Harbisson 帮忙创建了赛博格基金会(Cyborg Foundation),以联系全球的身体强化者和超人类主义者。Harbisson 觉得,由于自己的天线,他感觉自己与其它生物更接近了,比如蜜蜂可以“看到”紫外线。他把这种意识称作是“跨物种意识”,并将其与跨性别运动相比较。

“正如跨性别运动,我们面临着许多相同的问题。从历史上看,生命伦理学者不接受变性手术。在我们这里,他们不接受跨物种手术。他们担心,当人们头上戴着天线从医院出来,医院的名声会变成什么样子。不过,这会在以后得到改变……”

有好的产品或者项目希望我们报道,猛戳这里 寻求报道

文章评论(-)
后参与讨论
正在加载中

【早报】iPhone X 今日发售 / Win10 有望成全球最大桌面系统 / 苹果第四财季净利同比增 19%

11 小时前下一篇

Google Play 在中国有一个「很大的团队」,他们都在做什么?

21 小时前上一篇